第四百一十三章 段家老祖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段家老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一十三章 段家老祖

  不是这群人不想上去帮忙,实在是……林子衿那几个人太凶了!

  杀入到这群人当中,简直就如同梦虎入羊群一般。

  没上过战场?

  没见过血?

  当初那群在祖龙帝国疯狂黑符龙战队的人如果在现场看见这一幕,怕是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吓尿了!

  白牧野只是不断打出一些符篆加持在几个同伴身上,除此之外,他甚至连控制符都没有再打一张。

  因为根本没必要。

  等到六只葫芦娃和那十几个天湖星年轻天骄呼哧带喘的赶过来的时候,一切早已经结束。

  残阳如血,映照在每个人脸上。

  空气中依然飘散着浓郁的血腥味,地上各种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那。

  一群玫瑰,正在费力的埋葬着战死的玫瑰。

  段夫人那里,围坐了一大群人,每个人都是一脸疲惫。

  还有劫后余生的一丝庆幸。

  打到最后,一共三四百人的追兵队伍,逃了大约两百七八。

  不逃没办法,他们这群人当中,不乏大宗师境界的灵战士,甚至还有两个宗师级的符篆师!

  但根本没用。

  他们过去从不相信所谓的绝世天骄,认为那都是炒作。

  毕竟大家都年轻过,也都当过所谓的天才。

  可直到看见林子衿这群人,他们终于明白,这世上,真是有绝世天才的!

  一山还比一山高。

  真的见识到了。

  面对那些主动逃走的,也没人去阻拦他们。

  因为根本就不需要。

  拦着这样一群人,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反正又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杀光,这里的消息,也一定会传出去。

  一群人休息了一会,等到白牧野这边所有人到齐之后,他站起身,往段夫人那边走去。

  一群玫瑰和曾经跟在段夫人身边的人全都有些戒备的看着白牧野。

  虽然他没怎么出手,但大家都能看出来,这个长相超级帅的年轻人才是这群人的主心骨。

  段夫人冲着身边人摆摆手,说道:“是自己人,不要害怕。”

  这是个情商很高的女人。

  白牧野心道。

  一句话,不但安抚了身边这些人,同样也等于在跟他解释——大家只是害怕。

  白牧野道:“夫人,我在天湖圣地,与令郎段勇结识,他曾拜托我有机会帮您一下。”

  说着,他主动将段勇发过来那段信息给段夫人看了一眼。

  段夫人看过之后,脸上露出笑容来,轻轻点头,站起身给白牧野施了一礼:“白公子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白牧野摆摆手:“夫人不必客气,这里正好剩下大量的飞行器,夫人可以随时离去,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护送你们到段勇兄那里。”

  段夫人犹豫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就麻烦白公子了。”

  虽然击退了这一次的追杀,可是否还有下一次谁知道?

  身边有白牧野这群人,简直就是神一样的护卫!

  知道这真的是儿子朋友,段夫人也顾不得客气了。

  她清楚,只有她安然无恙的回到儿子身边,才是对儿子最大的帮助。

  “好!那咱们出了这片区域,就立即联系段勇。”白牧野道。

  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不然凭借段元新的能力,肯定会派出更多人过来追杀。

  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愿意看着段夫人回到儿子身边的。

  此刻,段元新正跪在天湖星一个特别隐秘的禁区外面。

  他已经在这里跪了几个小时。

  为了表示诚意,他在交代下去一些必要的事情之后,彻底关掉了通讯器,同时不允许任何人过来打扰他。

  “老祖宗,段勇勾结圣地禁区存在,要毁了这段家啊!求老祖宗开恩,见晚辈一面,求老祖宗拯救段家!”

  同样的话,这几个小时,他已经喊了不下一百遍。

  但没有用的,老祖宗们闭关的禁区里面,依然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传出。

  段元新肯定是不甘心就此离去的,一脸悲怆的跪在那,一边磕头,一边陈述着整件事的厉害关系。

  他甚至没有诉说自己的委屈,没有说段勇是太上长老的种这种话。

  因为禁区里面闭关的那群老祖宗们是不会在乎这种事的。

  太上长老的种怎么了?

  难道就不姓段了吗?

  左右都是段氏在掌控天湖星,我们为什么要干涉这些?

  段元新对此也是心知肚明,所以他只是不断诉说着天湖圣地里面那群上古存在的危险。

  日暮西山,残阳如血。

  映照在他身上,更平添了几分凄凉。

  谁能想到,掌控着天湖星,如同帝王一般的段家家主,会跪在这里苦苦哀求?

  眼看着天边最后一缕残阳也要消失在地平线尽头。

  段家历代先祖闭关的禁区里面,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从这声音上,段元新甚至判断不出他是自己多少代的祖先。

  “聒噪。”

  只有两个字,透着一股不耐烦。

  但不管怎么样,终于有老祖宗肯回应自己了。

  段元新大喜,立即哭诉道:“老祖宗们自然是都知道天湖圣地里面那些坟墓中埋葬着怎样可怕的存在,如果让那些存在真的走出来为祸世间,我天湖星首当其冲……就要倒霉啊老祖宗,我们段家……我们段家很可能因此彻底覆灭,求老祖宗开恩,救救段家吧!”

  “事情的起因是什么?”

  禁区中沉默了一会,那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段元新正要说话,那边再次强调道:“我要听实话,你要长话短说。”

  没有任何威胁的语气和口吻,但是段元新的身体却忍不住微微一颤,把原本几乎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

  “昔年太上长老以家主之位诱惑,孩儿经受不住诱惑,放弃了已有身孕的女友,娶了太上长老塞过来的那个女人……”

  段元新用最精炼的语言,将整个过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孩儿不甘心,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就想把它交给自己的孩子。”

  禁区那边,沉默了一会,说道:“你回去吧。”

  “老祖宗……”段元新顿时急了,也顾不上可能会因此触怒这个祖先,大声道:“一旦让那段勇成功,我段家覆灭在即,就连你们这里……”

  “闭嘴!”另一道厉喝,骤然响起。

  段元新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呆在那里。

  因为他依稀听出,这声音,似乎是他爷爷的爷爷!

  那位曾掌管段家权柄多年,一身威严气势根本不是他这种小玄孙能比的。

  随着这一声闭嘴,那低沉的声音也沉默了下来。

  “你这无耻,倒是够光明正大!你既无耻,我们也没人管你。都是段家子孙,有什么本事,就各自施展。谁最后赢了,谁就是这天湖星的新帝!”

  那声音充满威严霸气,而且他用了新帝这两个字。

  段家虽然没建国,家主也从不会皇帝自称,可谁都明白,段家家主,就是这天湖星的帝王!

  “跑到这里告黑状,告的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子黑状,你也真够可以。不嫌丢人么?你们这代的太上长老扶植你上台的原因是什么?自然是为了扶植人家自己的孩子!你不甘心,你就跟他打!你们打死打生,我们根本不在意。但不要跑到这里歪曲事实,那天湖圣地的坟墓中,所有超然存在,谁能走出?”

  事到如今,段元新也只能破罐子破摔,反正惹怒先祖就惹怒先祖吧,总比被稀里糊涂干掉强。

  他打断了这位先祖的话:“我有证据,可以证明,圣地大墓当中,已经有人走出。”

  轰!

  一股难以想象的惊天气势,骤然间笼罩过来。

  那种气势,让段元新竟有种浑身颤栗的感觉!

  帝?

  他被吓了一跳,差点就脱口而出。

  不过随后就明白,应该不是帝,不然……早出关了。

  不过这气息,跟帝似乎……也没多少分别了啊!

  一道略显佝偻的身影,出现在段元新面前,那张脸,无比苍老。

  但在眨眼之间,那身影开始挺直,那面孔开始变年轻。

  一会儿的功夫,一个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青年,出现在段元新面前。

  “孩儿见过老祖宗!”段元新顿时磕起头来。

  “少废话,你说的证据,指的是什么?”变成青年模样的段元新先祖沉声问道。

  段元新不敢怠慢,立即激活通讯器,也顾不上看那大量的消息,直接将当时在天湖圣地门口拍摄的照片投放出来。

  “老祖宗,这就是证据,您看,这是段勇带着那里面生灵出来之后,撕碎孩儿在那布下埋伏的众人的画面……”

  变成青年模样段元新先祖只看了一眼,就愣在那里。

  半晌,他眯着眼,喃喃道:“想不到……真想不到,那群古老存在,竟然真的能走出那片墓葬,段勇是吗?他……怎么做到的?”

  说着,他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段元新,目光无悲无喜,淡淡说道:“你且起来说话。”

  段元新从地上缓缓站起来,即便境界高深,但跪在这里的一下午,他可是半点没敢运功,所以一下子竟然没能站起身来。

  晃了晃,勉强站稳,冲着青年躬身:“老祖宗,孩儿失礼了。”

  青年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柔和之色:“你也有心了。”

  “老祖宗,这件事……”段元新急啊!

  由不得他不急,段勇身边那群从天湖圣地走出来的生灵实在太可怕了!

  别看目前按兵不动,可如果这群老祖宗不出手帮忙,碾压他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且之所以目前按兵不动,就是在等待他妈妈安全的消息。

  可那女人……竟然跑了,到现在似乎都没抓到。

  通讯器上那大量的消息,他不敢立即去看,所以这一颗心,始终就是悬着的。

  “你可知,这天湖星,本就是葬地里面那群上古大能的?”青年忽然看着段元新说了这样一句话。

  段元新的心,猛地一沉。

  “不过……”青年淡淡道:“它现在,是我们段家的!我倒是想要问一问那些人,到底什么意思?我段家在这里生根发芽开枝散叶,也已经无数年了。所以,如果没有别的想法,倒也罢了,若是有,那也得问问,我们答应不答应。”

  段元新心中喜忧参半。

  喜的是老祖宗终于肯过问了。

  可忧的却是,如果那群葬地里面走出来的生灵,若说无意染指段家财富呢?

  想想也是,那些葬地里面的存在,能从上古时代一直保持灵性至今,生前肯定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那些人,真的会看上小小的段家?

  所以,事到如今,也只有尽量降低段勇在老祖宗心目中的地位,同时尽量挑起那些从葬地走出来的生灵们……对段家的更深厌恶!

  但这太难了。

  “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你现在就带我回段家主城吧,我要亲口问一问,先问那个叫段勇的孩子。”青年看了段元新一眼,“收起你那些无谓的心思,在我眼中,你也好,段勇也好,都是一样的。”

  段元新心中叹息,但却一句反对的话都不敢说。

  随后,老老实实带着老祖宗,回到了那座大殿。

  大殿里空空荡荡,一群长老们早已经各自散去,段元新甚至不用分析,也知道那群人干什么去了。

  无非是私下里联系段勇,跟他示好,表示中立,甚至关键时刻……立即倒向那边。

  一群自私自利的小人!

  有朝一日,我若是彻底执掌段家大权,就将你们这些垃圾一并扫了!

  段家也该走上世界的舞台了!

  老子要建国!

  要什么长老会?

  取缔便是!

  随后,段元新亲自拿通讯器,联络那边段勇。

  他本以为段勇肯定不会接。

  心里面也期盼着段勇不接,这样老祖宗肯定会降低对段勇的好感。

  没曾想,段勇那边不但接通了,而且还顺带开启了视频!

  段勇的投影,直接出现在了段元新面前。

  似乎有什么喜事一般,段勇的脸上,洋溢着无法掩饰的笑容。

  事实上,他也完全没掩饰。

  “段元新,你这狗贼,你派去追杀我母亲的那群人,死的死,逃的逃,彻彻底底的失败了!哈哈哈,你没想到吧?还有,你一年两次轮换我母亲身边的人,可你知道吗?没用的!那些人只需要在我母亲身边呆上半年,一个个哪怕明知必死,也要千里迢迢去保护我母亲!我真是没想到,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居然真会派人追杀我母亲,但不出我预料的却是,你做人如此失败!哈哈哈!”

  段勇其实一眼就看见段元新身边那青年,甚至从那青年的长相当中,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人!

  不过他就当做不认识的样子,只是看着段元新在肆意调侃。

  这口恶气,憋在心中也实在太久了。

  刚刚接到消息,得知母亲真被白牧野那群人给救了,段勇差点当场高歌一曲。

  心中对白牧野的感激之情自不必说,对他来说,如今万事俱备,就差干掉段元新了。

  段元新被段勇这一番话给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脸色铁青的怒斥道:“放肆!段勇,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不管怎样,我终究是你名义上的父亲……”

  “够了。”青年看了段元新一眼,皱皱眉,有些不喜欢他这种耍小聪明的做法。

  这是明摆着想要让段勇继续说出那些大逆不道的话来,从而激怒他这个老祖宗。

  这种套路,他早就腻了。

  “你是段勇?”青年看着段勇直接问道:“我是你老祖宗!”

  段勇咳了两声,眼中露出几分茫然:“敢问您……”

  “我叫段无涯。”青年道。

  细腻投影的段勇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孩儿段勇,见过老祖宗!”

  段元新:!!!

  狗东西!

  王八蛋!

  畜生!

  混账!

  你特么在我面前,一口一个狗贼,有本事你看见老祖宗,继续骂啊?

  段无涯点点头:“你起来吧,站着说话。”

  段勇规规矩矩站起身,老老实实看着段无涯:“老祖宗有什么要问的?孩儿知无不言。”

  段元新心中狂怒,装乖巧!装出来的!这就是一条真正的饿狼!

  段勇的态度,让段无涯神态变得更柔和了。

  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锐利起来:“段勇,我且问你,段元新所说事情,是真是假?”

  段无涯直接把什么事情都给掠过去了,他相信,段勇肯定能听懂他在问什么。

  果然,段勇听了之后,忍不住笑起来:“老祖宗,我虽然不知道他跟您怎么说的,但无非就是什么我引狼入室,段家要被覆灭了那一番话。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且听孩儿给您慢慢道来。”

  段元新在一旁看着段勇的投影,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老祖宗,让他长话短说啊!让他别墨迹别废话啊!说啊!

  可段无涯却点点头:“行,你说,我慢慢听。”

  草!

  他才是你的玄孙吧?

  段元新感觉自己的胸口已是千疮百孔。

  “天湖圣地里面的墓葬,老祖宗自然比我清楚,其实那里面埋葬的上古大能们,基本上是出不来的,孩儿与他们成功沟通之后,开始并未有太多想法。但有一天,其中一尊上古大能问孩儿,是否想要当这段家家主。”

  “孩儿觉得很奇怪,因为孩儿本就是段家世子,以后自然是家主。孩儿也是这么回答的。没想到,被那上古老前辈给笑话了。他说段元新根本不拿我当儿子,污蔑我是太上长老的野种,而且还想要扶植他跟他妹妹的孩子上位……”

  “你……”段元新气急攻心,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嗯?”段无涯皱着眉,看了一眼段元新。

  段元新顿时闭嘴,但那种憋闷,让他无比难过,只能走到一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段勇依然平静的说:“孩儿觉得不可能的,毕竟我也是他的儿子,谁知后来真的……唉,那个叫上官文平的人带着一个神级的高手,还有孩儿身边……段元新给孩儿安排的那些护卫,一同向我出手。在当时,我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

  “最后还是那尊大能救了我,他拍死了那些想杀孩儿的人,然后说与我投缘,不想看见我枉死在那片祥和的葬地当中。于是又给了我几百个傀儡战士……”

  段无涯听到这,挑了挑眉梢:“你说,你身边那些,是傀儡战士?”

  “当然啊,不然老祖宗觉得那还能是什么?当然就是傀儡战士。墓葬中的那些上古存在,根本出不来。不过救我的那个前辈说了,他看我顺眼,如果我能撑过这一劫,回头当上家主,他会多传我一些东西……”段勇絮絮叨叨,看似很不经意的说着。

  “你的意思是,他已经传了你一些东西?”段无涯问道。

  “嗯,传了孩儿一点上古符篆术,不过他说了,那不过是九牛一毛,但如果我撑不过这一劫,传我也没什么意义。”

  “相当于一种考验?”段无涯又问。

  “算是吧,更多的估计也是怕孩儿撑不过去,让那些传承被外人得去吧。”段勇老老实实的说着。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胡说八道!”段元新终于怒不可遏,他根本不相信这些鬼话。

  段无涯这次倒是没有呵斥他,只是看着段勇的投影。

  段勇笑呵呵的道:“老祖宗若是不信,和孩儿一起去一趟天湖圣地,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段无涯眼睛猛的一亮。

  那边段元新瞬间如堕冰窟。

  这小畜生……难道说的都是真的?

  这时候,段无涯突然看了一眼一旁的段元新,然后说道:“先这样,等下联系你!”

  通话挂断,那边的段勇,长出一口气,转身回到房间,冲着里面的白牧野深深鞠了一躬:“兄弟,这一次,哥哥多谢你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