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我才是最冷静那个?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我才是最冷静那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九十六章 我才是最冷静那个?

  虚拟世界的草原地图上,两人遥遥相望。

  单谷看着那边的马尾少女,大声说道:“嘿,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马尾少女:“……”

  她二话不说,张弓就射。

  嗖!

  一道箭矢,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瞬间射向单谷面门。

  卧槽,这小娘皮这么狠?

  单谷身形一闪——

  但就在这时,马尾少女那边的箭矢已经接二连三的射过来。

  每一支箭,几乎都封死了单谷的所有闪避路线!

  观众席上,那边七个神圣帝国的大帅哥咬牙切齿的。

  “射死他!”

  “对,就这样!”

  “不要犹豫!”

  “射死这个王八蛋!”

  “弄死这混蛋!”

  “射杀这臭不要脸的!”

  “死!”

  面对这几乎没有退路的局面,单谷左躲右闪,那身形像是一个拎着酒瓶的醉汉,一边躲闪,还一边嚷嚷着:“哎,要不要这么狠啊?不过人家也说了,打是亲骂是爱……哈哈,今天真的是太开心了啊!”

  嗖嗖嗖!

  一支支箭贴着单谷的身体略过。

  对面那马尾少女明丽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抹震惊来。

  她倒是没有太过看轻这个又痞又贱的光头帅哥,毕竟能成为帝国联赛的冠军队员,实力肯定是不容小觑的。

  但她对自己的实力更有自信!

  毕竟身为一个灵力值高达一千八百九十九点的十八岁高级宗师,不可能对自己的实力没自信。

  刚刚这一连串的箭,虽然不是她的巅峰状态,但至少,也拿出了八九成的本领。

  女孩儿家脸皮儿薄,即便心里面并不反感对方,但也不能任由对方调戏。

  所以她打算先给单谷一个下马威再说。

  至于其他的……那个以后再说喽,反正给不给机会,也是她说了算。

  却没想到对方的走位这么厉害,将她一连串箭矢全部给闪开了!

  马尾少女当即认真起来。

  她调整一下呼吸频率,准备开始出大招了!

  谁知单谷却利用这个旁人几乎无法捕捉的机会,直接展开了还击!

  虽然单谷的境界不如这马尾少女,但他箭……同样可怕的很!

  再加上心灵启示这种天赋技能,让他对马尾少女的各种手段,都能做出一个大致的模糊预判。

  两人之间的境界说穿了并没有大到让他心灵启示失效的地步。

  单谷还击之后,马尾少女没办法那么从容了,身子一晃,开始闪避单谷的箭。

  弓箭手遇上弓箭手,就跟两个狙击手相遇差不多。

  不但自身要有精准无比的箭术,同时还要能够预判对方的举动,提前做出反应!

  不然的话,就等着对方一支箭钉在自己脑门上吧。

  原本坐在看台上嘻嘻哈哈吃瓜的天湖星天骄们,在两人真正交手之后,渐渐停止了谈笑。

  眼神都开始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内心深处隐藏着骄傲是一回事,但正视对手的实力,又是另外一回事。

  面对两人对射的可怕箭矢,很多人都在心中默默计算着:如果换成是我,能不能躲开对方的这种攻击?

  于是,现场观战的年轻人,有一多半都忍不住沉默了。

  三大帝国的天才,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强大一点啊!

  姬彩衣看着林子衿:“小单似乎……没有落在下风呢?”

  作为从小到大的发小,姬彩衣是真的一点都不希望单谷吃亏。哪怕她心里面明知道对方那么高境界,肯定还有底牌没出,但她还是不希望看到单谷输掉这场比赛。

  一旦他输了,那七个神圣帝国的葫芦娃不知会怎么嘲笑他呢。

  林子衿轻声道:“那个女生……有很大的底牌!”

  正说着,草原地图上,那马尾少女突然间身上爆发出强大的宗师场域,接着,如同蜂窝状的光芒将她身体笼罩起来。

  这时候,单谷的箭再射过去,已经很难穿透马尾少女的场域了!

  “开场域啊……”彩衣皱了皱眉,不过随即,她喃喃道,“不对,这不是简单的场域……这是一种……神通?”

  她有些不确定的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道:“回头司音也会用。”

  这时候,司音在一旁轻声道:“这是血脉力量跟场域融合在一起形成的防御,我勉强可以做到一点,不过……对灵力的消耗非常大!”

  场上的局面,一下子变得僵持起来。

  单谷的箭很难击穿马尾少女的防御,同样,马尾少女的箭,也很难射中单谷!

  单谷看着整天嘻嘻哈哈,但最近这段时间以来,他私下里的训练量其实非常大。

  也经常会进入到黑域中,去跟各路天才交手。

  他的战斗经验,也早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丰富起来。

  面对着马尾少女这种强大的防御,他并没有急于求成似的拼命狂攻,而是开始计算起对方的消耗来。

  一个合格的灵战士,不但需要大致判断出对方的境界,更需要掌握对方的消耗速度,从而计算出对方身体中所剩的灵力还有多少!

  轰!

  轰!

  轰!

  马尾少女接连射出三支箭。

  这三支箭呈品字形飞向单谷。

  从它们带起来的音爆,以及寻常人根本看不清的速度,就足以证明这三支箭跟其他那些不同!

  果然,三支箭几乎眨眼之间,就到了单谷面前。

  须臾间。

  单谷手中突然间多了一面小盾。

  哐哐哐!

  三支箭直接射在那小盾之上,巨大的力量推动着单谷的身体连连后退。

  单谷持盾的一条胳膊几乎都要废掉了!

  而此时,在单谷的计算当中,马尾少女的一身灵力,也应该消耗得差不多了!

  别看双方一共就打了这么一会儿,按理说一个高级宗师,灵力不可能消耗得如此之快。但马尾少女为了迅速求胜,使用的招式全都是那种消耗巨大的。

  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不到生死瞬间,她肯定不会这么做。

  此时为了给单谷一个深刻的教训,她也顾不得那么多,只想着用最短的时间,解决这场战斗。

  但没想到的是,单谷一个弓箭手,居然弄出了一面小盾,而且还把她最狠的三支箭给挡住了!

  有那么一刹那,马尾少女感觉自己头皮都有些发麻。

  因为她也发现到,自身的灵力不多了!

  其实她身上是有灵石的。

  但问题是,她境界本就高出单谷,如果再使用灵石进行恢复……真的有点说不过去。

  别人怎么看不说,她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所以她多少有点慌,不过在看见单谷的反应之后,她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

  对方是强吃她这三箭,胳膊受伤了!

  马尾少女几乎瞬间判断出实情,然后朝着单谷的方向,直接猛冲过来。

  在这过程中,她手中的弓和箭,全部被收回去。

  取而代之的,是一根齐眉棍!

  马尾少女一手持棍,在地面上狂奔,冲向单谷。

  看上去,英姿飒爽!

  卧槽!

  一个弓箭手,居然擅长棍法吗?

  单谷龇牙咧嘴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少女,突然间咬着牙,用受伤的左手去拉弓弦。

  弓弦被拉开的瞬间,单谷脸上一片痛苦之色,额头上青筋都跟着暴起。

  但他依然没有放弃,后羿弓上,一支箭遥指着马尾少女。

  马尾少女一下子便生出一种感应——被人锁定了!

  她大喝一声,身子就地一滚,然后利用这一滚,到了单谷面前,手中大棍猛然间轮起来。

  “砸!”

  “砸死他!”

  “干得漂亮!”

  “哈哈哈!”

  “太爽了!”

  “过瘾!”

  “砸他呀!”

  “妹妹你大胆的往下砸!”

  七个葫芦娃一下子兴奋起来,甚至从座椅上站起来。

  天可怜见,获得神圣帝国帝国联赛冠军那一刻,怕是都没有现在激动。

  嗡!

  那大棍在空气中发出一声可怕的嗡鸣,但却停在了单谷的脑门处。

  距离单谷那铮明瓦亮的大光头,最多不超过一厘米。

  在很多人眼中,甚至都已经挨上了。

  葫芦娃们一下子不开心了。

  “哎呀,欧阳怎么不砸呀?”

  “为什么不打?”

  “不会真喜欢上那家伙了吧?”

  “不能这样啊!打死他呀欧阳!”

  “……”

  欧阳星琪一双妩媚的眸子盯着单谷:“你刚刚那一箭,为什么不射出来?”

  单谷:“我想……咳咳,我舍不得。”

  欧阳星琪:“少油嘴滑舌,你明明可以杀了我的!而且杀掉我,我真的会给你追求我的机会哦,现在可是你输了。”

  单谷很光棍的把弓和箭一收,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左臂,完全无视悬在自己头顶那根齐眉棍。

  “嗯嗯嗯,是我输了,技不如人,心服口服。”单谷一边揉着胳膊,一边一脸真诚的看着欧阳星琪,“真没力气了,你那三箭太凶。”

  欧阳星琪凝眸,深深的看了单谷一眼,收回齐眉棍,道:“记得欠我一个要求哦!”

  说着,直接下线了。

  单谷嘿嘿一笑,也跟着下线。

  彩衣看了看林子衿,意思很简单——单谷能赢的!

  林子衿却笑道:“你道那马尾少女就真的用尽全力了?”

  “难道没有吗?”彩衣自认眼界也不算差,她是真的没看出来那马尾少女哪里没用尽全力了。

  明明看上去也是那么拼啊!

  白牧野在一旁笑道:“那是个符武双修,她还有符没出。”

  “啊?”姬彩衣这下真的是愣住了。

  林子衿却在一旁有些惊讶的道:“呀,她还会符篆术吗?这个有点厉害了,我倒是没看出这个,但我的确看出来,她没拿出真正的实力来。”

  那边天湖星一群年轻天骄们意犹未尽的从虚拟舱里面出来,脸上都带着兴奋之色,讨论着刚刚那一战。

  有些人站在单谷这边,认为单谷有绅士风度,最后明明可以射杀马尾少女却没有动手。

  有些则认为马尾少女的实力应该更强一些,应该还有底牌没有动用。

  不过这两种说法,都遭到了另一群人的嘲笑。

  “活该你们一群单身狗,人家那俩人分明是郎有情妾有意,谁都没想杀谁。尤其那光头,当时他那一箭如果射出去,毫不犹豫的干掉对方,再说喜欢人家,你们信吗?”

  擦,是这样吗?

  一群单身狗面面相觑,表示爱情这种多余的玩意儿,根本就不该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

  欧阳星琪下线之后,顿时被七个葫芦娃给围住,大家脸上的表情,都有点不太好看。

  “小妹,怎么不打死他?”

  “他最后那一箭即便射出来你也能拦住的对不对?”

  “那一棒子怎么不砸下去?”

  “跟祖龙的小渣渣需要客气啥?”

  “……”

  众人七嘴八舌,聒噪起来。

  “停!”欧阳星琪大叫一声,然后怒道:“你们烦不烦?跟一群苍蝇似的,整天嗡嗡嗡,难怪你们都找不到女朋友!祖龙那边还有仨姑娘呢,你们倒是去追呀!”

  七个葫芦娃顿时怂了,灰溜溜的跟在欧阳星琪身后。

  “再说,我不是赢了吗?”欧阳星琪说道。

  七个人相互对视一眼,心说虽然赢了,可看上去……跟输了没啥区别呀!

  那一棍子,为啥不砸下去?

  砸在那个大光头上,打的脑浆迸裂,最好一下爆头……不过瘾吗?

  很快,马尾少女来到单谷面前,站定,一双眼扫了一眼单谷的左臂,然后一脸认真的道:“不许再骚扰我了,知道吗?你已经输了!”

  身后七只葫芦娃顿时开心的笑起来。

  “放心吧,我会认真追求,绝不骚扰!”单谷笑得很开心,因为他看见对方不经意间停留在他左臂上的眼神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你明明已经输了!”

  “对,太没信用了!”

  “做人要讲信用。”

  “死光头,你要再这么不要脸,当心跟你拼命!”

  “输了以后就离我们家人远点!”

  “不讲信用的人都是混蛋!”

  “不遵守诺言的是狗东西。”

  七只葫芦娃纷纷出言怒斥。

  单谷笑起来,道:“我们俩约战,看把你们给激动的,再说,我怎么不讲信用了?怎么就不遵守诺言了?我们的约定是,我赢了,她会给我一个追求的机会,我输了,我答应她一个条件,是这样吧?”

  单谷看着七只葫芦娃:“现在我输了,我已经答应她一个条件了呀。但这跟我追不追她,有什么关系吗?我是没赢,但她也不用给我机会呀!”

  现场一群从虚拟世界退出来,继续现实吃瓜的人不由得一脸佩服。

  很多男生都在心里默默想着,如果我有这种不要脸的劲头,还用当单身狗吗?

  一些舔狗则一脸温情的看着单谷:这是我们的同类!

  七只葫芦娃被单谷怼得不知说什么好。

  这时候,那边一个沧海帝国的男生队员突然说道:“符龙的弓箭手,你的本事不错,不过,虚拟世界里面打有什么意思?回头咱们进天湖圣地,可以在现实中比划比划。”

  人们都看向那边。

  一个金发帅哥,脸上带着淡淡的不屑,看着单谷:“可敢?”

  单谷呵呵一笑:“小金毛,你这臭弟弟不服气是吗?放心,你划下道来,别说现实中比划比划,就是一场生死战,哥哥也不虚你!”

  “叫谁小金毛呢?”那金发帅哥顿时有些恼怒,不过随后冷笑道:“行,那就到时候天湖圣地见吧!”

  说着跟那边一群人,扬长而去。

  “神气个几把?”单谷眉宇间闪过一抹冰冷。

  “不要说脏话。”欧阳星琪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然后脸色微微一红:“我先走了……”

  说完便急匆匆的,也没理会那七只葫芦娃,直接朝外面走去。

  单谷在后面大声喊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名字呢!”

  “欧阳星琪!”

  “记住了,星妹!哥哥叫单谷,记住哦!”

  七只葫芦娃狠狠瞪了单谷一眼,急匆匆的追上去。

  吃瓜暂告一个段落,天湖星这边的那些年轻天骄们,脸上纷纷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大家之前光顾着吃单谷跟欧阳星琪的瓜去了,双方虽然看上去有点小摩擦,但其实对彼此的态度并没有那种明显的仇视。

  但刚刚沧海帝国那位……则一下子将这种温和的气氛一扫而空。

  让这群很少有国与国之间竞争意识的天湖星天骄们,都觉得有些憋闷。

  同时这也警醒了他们当中的不少人。

  回头进入天湖圣地的,可不仅仅只有三大帝国这三支冠军队伍,他们当中很多人也是要进去的啊!

  那可是现实。

  虚拟世界里面怎么打都没关系,现实中如果这么打,那是要出人命的。

  回到酒店,一群人都还有点疑惑,为什么是沧海帝国那边的人先发难?

  “按照之前三大帝国之间的那场战争,就算有问题,也应该是神圣帝国对着我们和沧海吧?结果现在是沧海那边的人急吼吼跳出来针对我们……什么意思呀?”姬彩衣皱着眉,有些难以理解。

  白牧野想了想,道:“关于那段历史,我看过不少,当年沧海跟我们结盟,也不过是无奈之举,毕竟不结盟的话,就要被各个击破了。所以,在内心深处,沧海的人,未必有多喜欢我们。”

  单谷点点头:“不错,那段历史我也看过很多,是白哥说的这样。而且,老祖宗早就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群小金毛就是欠揍。真要作死,就送他们一程。”

  司音在一旁小声道:“都给打死不好吧?会不会引起国际纠纷?”

  众人:“……”

  单谷有点无奈的看了一眼司音:“谁说要都打死了?打废就行了!”

  司音:“……”

  “至于国际纠纷……呵呵,你回头问问小顾,他在不在乎这个。”单谷笑着道。

  众人当中,除了白牧野之外,就属他跟小顾的关系最好了,所以单谷很了解小顾的性子。

  林子衿道:“沧海帝国也没那么脆弱,死几个帝国联赛冠军队员就哭天抹泪的。”

  彩衣有点无语的看着几人:“突然发现,原来除了老刘之外,我才是咱们队伍当中最冷静的那个啊!”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