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火至尊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火至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八十二章 火至尊

  第二百八十二章火至尊

  荒凉的星球表面,突然一阵光芒从地下直接爆发出来,射向幽冷的宇宙虚空。

  哪怕隔着亿万里星河,都能看见这道光芒。

  火至尊和柳红颖、陶芷韵等十一个人出来之后,瞬间散开了!

  是的,四处散开!

  每一个人几乎奔向的,都是不同的方向。

  什么上来之后合伙算计神符师?

  鬼扯!

  他们自己当年就是神符师。

  一个神符师有多么强大而又恐怖的战力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至于火至尊说的那个绝杀法阵……即便那个靠谱,可天知道他的绝杀法阵到底是给谁准备的?

  万一要是给他们这群人准备的,那他们岂不是死的太冤了?

  夺舍成功,又逃过相互之间的厮杀,最后成功脱离地心世界……他们已经成功上岸了!

  身上带着万古之前就早已经准备好的那些资源,从今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何必再去冒着生命危险算计一个神符师?

  这群老东西,无论言语还是表情动作,无不真真假假,令人无从分辨。

  活了很多年,又沉睡了无尽岁月的生灵,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人真正了解他们。

  亲情、有情、爱情……世间情感在这群人面前,真的太虚了一点。

  他们所见所闻所经历的……实在太多了。

  火尊冲着这群人怒吼着:“你们想要肉身横渡宇宙虚空吗?也不想想你们现在各自的境界,跑跑跑,跑你大爷,你们能跑哪去?”

  柳红颖冷笑道:“少扯那些没用的,我们各自都有飞行器!”

  “不错,火尊,你既然有绝杀阵,能直接绝杀神符师,你自己去便是,我们不羡慕你的收获。”陶芷韵笑吟吟的,跟柳红颖一起,向着远处狂奔而去。

  刚刚这两个占了男人身的女人表现得最为热切,似乎已经彻底决定要干掉那神符师争夺资源一般。

  结果,现在她们跑的最快。

  “你们这群蠢货,他马上就追出来了!”火尊怒道:“你们跑吧,等着被各个击破吧!都有飞船不是吗?一颗粒子炮,直接就让你们的飞船灰飞烟灭,到时候,你们就在这茫茫宇宙中慢慢飘着吧,一群不容易死的大宗师!”

  他说着,转身就走!

  火尊往自己身上打了一张飞行符,速度极快的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其他那些人,却全都停止下来。

  相互对视一眼——

  “干掉他!”柳红颖直接冷冷说了一句。

  下一刻,十个大宗师级别的上古生灵,直接朝着火尊追赶过去。

  火尊一看,飞得更快了。

  就在这时,神符师苏广瑞也从传送阵中飞出,眯着眼,判断了一下方位,然后远远看着天边已经化成黑点的那群人,他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来。

  “看你们往哪跑?”

  嗖!

  一张飞行符激活之后,苏广瑞的速度简直快到不可思议。

  神符师的层次,终究比大宗师高出太多倍。

  火尊跑着跑着,突然变向,同时冲着身后这群人咆哮:“你们不是要各自离去吗?追过来做什么?都找死吗?本尊现在就带你们进绝杀阵!”

  “呵呵,现在你最弱,所以你该死!”柳红颖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精神波动。

  “你们这群白痴,本尊的所有资源,都已经被那神符师拿走,你们杀了本尊有什么用?”火尊同样散发出强大的精神波动。

  “我们不信。”陶芷韵冷冷道:“你这种狡猾的人,会一点后手都没有吗?”

  火尊拼命往前飞着,这时候,原本在最后面的苏广瑞,已经追上了很多。

  被陶芷韵和柳红颖这群人发现,所有人,心头都是微微一沉。

  更雪上加霜的是,就在他们拼命追赶火尊的过程中,突然间,天空中传来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

  “不好!快走!”柳红颖转身就走!没有半点犹豫,甚至没去管陶芷韵。

  “哈哈哈,到这种时候,你们还想走?老子说了要带你们进绝杀阵就一定要做到,还有,本尊也没骗你们,我身上比脸都干净!特么的,夺舍这家伙也是个穷鬼,一点资源都被本尊的主上给拿走了!可你们偏偏不信呐?你说你们刚刚四散奔逃多有样?多帅气?那身姿简直迷人死了,为什么非要盯着本尊不放?”

  陶芷韵和柳红颖这群人,此刻完全顾不上火尊,正在疯狂的往外冲。

  可这绝杀阵的范围……有点大!

  竟然覆盖了上千公里的范围!

  如果这群人依然是上古时代的神级修为,那么他们是有机会逃走的。

  可惜,他们夺舍的身体,全都只有大宗师的精神修为,几乎是刹那间,便被这绝杀阵给困在当中。

  苏广瑞差点就一头扎进这绝杀阵的范围当中,幸好他停下了,但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隔着绝杀阵,遥遥的看着那边的火尊,心中惊疑不定。

  到现在,他甚至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火尊这个老东西了。

  是,人家是叫了他几天主上,可他自己却清楚,火至尊这种上古时代的神符师,又怎么可能将他一个无尽岁月之后诞生的后生晚辈放在眼里?

  更别说他被火尊蛊惑,击杀了一群自己带过来的人,那些人可基本上都是他的学生啊!

  生性凉薄心狠手辣这八个字,他是无论如何也都抹不去的。

  所以再如何膨胀,他也不会认为火尊真的会投靠他。

  可眼下这种场面,又让他看得有些迷糊。

  火尊居然真的用绝杀阵困住了那群人!

  虽然对法阵系不算精通,但身为一个神符师,不可能一点都不懂。

  他自然看得出,这绝杀法阵是真的很恐怖。

  火尊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就不怕杀了这群人,我反手杀他?

  即便他联合这群人也不是我的对手,但好歹那样还能有一线生机啊!

  苏广瑞觉得自己看不懂了。

  这些日子的膨胀感觉,在这一刻,终于消失不见,他变得清醒起来。

  又回到从前的那种谨小慎微当中。

  他决定,先在这里看一看。

  绝杀法阵一经激活,便不可逆转。

  而且会立即马上毫不犹豫的对阵中的一切生灵发动恐怖的攻击!

  法阵沟动的是天地之威,里面的人即便是神符师也顶不住,遑论这群只剩下神符师眼界的大宗师们。

  柳红颖在法阵中散发出强烈的精神波动,她在向火尊求饶。

  “那神符师就在外面,火至尊,你当他会放过你吗?放了我们,我们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火尊冷笑道:“团结起来?我呸!你也好意思跟我说团结这两个字?求求你要点脸吧!”

  “咱们魔符宗……从创建那天起,不就是这个风气吗?又不是我给带坏的。火至尊,魔符宗祖训你忘了吗?大敌当前,一致对外……”陶芷韵也在阵中一边拼命躲闪着各种杀招,一边疯狂的散发出精神波动。

  ‘哈哈哈,谁是大敌?那神符师是我的主上!不错,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杀了身边一群人,但那又如何?这种事儿,咱们在场的诸位,谁没做过?能毫不犹豫的随手杀掉,太符合本尊的胃口了,心狠手辣者方能成事。另外,能被轻易杀掉,也说明那群人没用!他们若是有用,哪怕是感情够深,也不可能被杀掉!本尊认他为主,本尊不怕!因为他用得上本尊!”

  火尊疯狂的大笑着,然后对绝杀阵那边的苏广瑞大声说道:“主上,我刚刚的话您可曾听见?”

  苏广瑞道:“听到了。”

  火尊道:“我承认,我这人的确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主上您也不是!所以,您认可我的话吗?”

  说着,他又大声补充了一句:“这世道,自古如此,做英雄太累,掣肘太多,不如做个魔王当个枭雄来得畅快!人活一世,无能之辈才碌碌庸庸谨小慎微,大能者……哪个不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哈哈哈,主上您说是不是?”

  苏广瑞站在虚空中,刚刚被他收起的强大气场再一次情不自禁的爆发出来。

  不得不承认,绝杀法阵那边的火尊,即便如今只是一个高级宗师,但他的话语感染力太强了!

  眼界格局和胸襟,都不是他这种无尽岁月之后的后生晚辈能比的!

  虽说叫他主上,但苏广瑞内心深处,对火尊其实还是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敬畏的。

  “你说得对!男儿大丈夫生在这世上,自当轰轰烈烈!”苏广瑞大声回应。

  这一刻,他体内多少年未曾沸腾过的热血,竟然再一次的滚烫起来。

  其实,火尊这种真小人,也未必非杀不可!

  他的格局和着眼点,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些!

  他在没有能力杀我之前,一定会乖乖的跟在我身边,做我的老师,做我的幕僚。

  甚至,我苏广瑞日后成就大业的时候,封他为王又能如何?

  枭雄也要有枭雄的胸襟,若是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那又怎么配被称为枭雄?

  火尊在绝杀阵那边畅快大笑:“主上您终于悟了!”

  苏广瑞在这边抬头望天,那幽深的宇宙深处,仿佛有一道声音映入他的脑海。

  “是啊,我悟了!”

  人生在世,不就应该这样活着吗?

  “火尊,你虽是我属下,叫我一声主上,但你对我有传道受业之恩,如同我师一般,今日你点醒我,我才方知过去那些年都白活了!有朝一日,我若成就大业,你必将为王!”

  苏广瑞说出这番话之后,感觉自己心神激荡,心情无法平静。

  这一刻,他甚至有种感觉,自己就是这苍穹之下,最强的那个存在!

  绝杀阵那边的火至尊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心说白痴,你中了我的大蛊惑术!

  你们这群当代的符篆师一个个简直如同弱鸡一般!

  恐怕连大蛊惑术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真是愚蠢的够可以。

  就你这种做事瞻前顾后一点都不干脆的人,也配成就大业?

  成就你大爷去吧!

  他已经将绝杀法阵彻底封闭了,里面的人听不见苏广瑞跟他的对话,不然就算拼了命也得提醒苏广瑞不要上当。

  这颗星球,在上古时代,叫魔符宗!

  整个魔符宗门内就找不到一个好人!

  即便入门时也曾是一个天真良善的阳光少年,用不了多久,也会变得腹黑阴暗心狠手辣!

  不然,你活不下去的!

  这样一个庞大的宗门,如同养蛊一般,培养着每一个入门的弟子。

  不行的,就淘汰掉。

  那个时代,人口众多,天才无数。

  简直就是一个辉煌璀璨之大世!

  不但有四仙子,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绝世天骄无上大能。

  而占据了一颗星球的魔符宗……其实,也不过是那滚滚巨浪中的一朵浪花罢了。

  他们从上古活到今天,目的是什么?

  不就是不甘心做这世界的配角,想要真正登上历史的舞台?

  可笑区区一个小小的初阶神符师,被自己大蛊惑术忽悠一番,真觉得自己是天命之子了。

  就让你再稍微得意一会吧!

  绝杀法阵,狠辣到极致!

  此刻这里面已经混沌一片,各种恐怖能量在里面煮成了一锅沸水!

  而柳红颖和陶芷韵这十个人,就是沸水中的青蛙。

  充其量是一群强大的青蛙。

  火至尊擅长火系符篆术,但他更擅长法阵,还擅长很多旁门左道的精神攻击手段。

  比如刚刚用在苏广瑞身上的大蛊惑术。

  可笑苏广瑞谨小慎微一世,老来晚节不保,以为隔绝一千多里的距离,区区火尊一个高级宗师根本不可能影响到他。

  他却忘记了,如果按照绝杀阵来计算的话,他……可就在绝杀阵的边缘!

  作为布阵的人,火尊想要通过这绝杀法阵传递点精神能量过来,实在太简单。

  绝杀法阵内,这群大宗师级的符篆师一个个几乎都彻底疯狂了,后悔什么的,就不用说了。

  就像火尊说的那样,如果他们这群人,刚刚出来之后,真的一个个四散奔逃,那么,说不定真让他们给逃走了。

  哪里用得着面对这炼狱之苦?

  到了此时此刻,他们知道,求火尊开恩放过他们,已经不可能。

  他们今天,必死无疑!

  可恨沉睡万古,却终究难逃这一劫。

  这会儿,这群人几乎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件事。

  他们几乎将身上的全部资源,都给扔了出来。

  开始用最后的一点能力,疯狂的破坏这些资源!

  神像?

  打碎!

  帝级大佬做的东西不好打?

  那就多打几下!

  总能打碎!

  符纸?

  烧掉!

  各种墨?

  毁掉!

  符篆笔?

  弄坏!

  总之,杀了我们,你也别想占到任何便宜!

  火尊抄着手,站在绝杀阵边缘,一脸冷漠的看着那群家伙在阵中的疯狂举动。

  他的脸上,甚至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

  因为换做是他,他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凭什么我死了要把东西留给别人?

  死了弄到棺材里陪葬?

  简直幼稚!

  因为不管过多少年,你的孝子贤孙们肯定会把它挖出来!

  然后将其据为己有,去研究,去欣赏,去供奉。

  至于你的骨头渣子?

  谁看一眼?

  疯吧,最后的疯狂,过了这一村就没有这一店了。

  我们魔符宗,历来不需要有太多人行走世间。

  有我代表你们,就足够了!

  你们想做的事情,我都清楚的很,我一定会替你们做好。

  安息吧,我的同门们。

  轰!

  轰隆!

  空空空!

  绝杀阵内部的能量涌动,愈发的强烈起来。

  那群人这会儿也已将各自身上的资源毁了个遍。

  一无所有了!

  然后他们聚集在一起,不再反抗。

  各自看着对方,眼神中那种复杂的神态,根本说不尽。

  一道道精神体,从好容易融合的身躯中,再次抽离出来。

  只是这一次,却再也没有地下祭坛的神像供他们栖身。

  面对绝杀阵中的滚滚能量,这群精神体,自发的抱成一团。

  然后——

  湮灭。

  绝杀法阵依然还在运转当中。

  这里,形成了新的……禁地。

  沟动了天地大势的法阵,只要天地能量不灭,便会永远生生不息的运转下去。

  除非有朝一日,有更强大的存在来到这里,随手给破掉。

  但那,却又是不知多少个轮回之后的事情了。

  然后,就在这时候,火尊干了第二件事。

  他引动了苏广瑞脚下的绝杀阵!

  这绝杀法阵,根本不是什么千里范围,而是……万里。

  苏广瑞这个不精通法阵的神级初阶符篆大师做梦都想不到,火尊刚刚根本就没有完全激活这绝杀阵。

  他只不过是激活了其中一角罢了!

  换句话说,柳红颖和陶芷韵那些人到死都不知道,火尊其实早就可以算计他们!

  整颗魔符星,像这样的法阵,火尊当年一共布下了十三处!

  每隔一段距离,一片区域,就有这样一座绝杀大阵!

  而这绝杀阵,还真不是什么他私心作祟想要坑人布下的。

  这是魔符宗的第一层防御,是他们用来抵御外敌的!

  不然的话,在星球表面布下如此众多又如此恐怖的大阵,魔符宗的宗主又怎能容他?

  若非有大佬的支持,当年他又凭什么能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这件事?

  也正是因为这种不知情,害死了柳红颖和陶芷韵那十个大宗师。

  这些绝杀阵,一直到上古文明覆灭,都没有机会使用过一次。

  所以,它们自然而然的跟着这颗星球一起,沉睡至今。

  直到火尊这个主人,再一次的……唤醒了它们。

  苏广瑞当场就懵了,惊怒无比!

  因为几乎是一瞬间,甚至没等他反应过来,那绝杀阵的范围就已经彻底将他笼罩在内!

  但那边的火尊……依然在阵外!

  因为这阵,是他亲手布下的!

  他比魔符宗的宗主都要熟悉这法阵,这世上除了他之外,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将这法阵操纵到这种程度!

  “火尊……你敢背信弃义?”苏广瑞发出疯狂的怒吼。

  火尊仰天大笑:“小家伙,本尊当然敢,你来咬我呀?”

  苏广瑞整个人都觉得眼前一黑,这些天,他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就在刚刚,他还像个二傻子一样被人家蛊惑得热血沸腾呢!

  可谁能想到,眨眼之间……刚刚还美滋滋看戏的看客,却已被勾魂的绳索给锁住。

  噗!

  一口鲜血,从苏广瑞口中喷出。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