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彩衣_大符篆师
123读笔 > 大符篆师 > 第二百零六章 彩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零六章 彩衣

  单谷这个二货这才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大对,但心里却觉得特别疑惑,为什么会这样呢?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咋就不开心了?

  还有老刘他,干嘛突然道歉?

  彩衣又不是刚知道老刘以后都不打算上场,要彻底转型幕后。

  为什么现在突然间闹起了情绪?

  以前她也不这样啊!

  姬彩衣看着刘志远,眼睛里有一层淡淡的水雾,随后自嘲地一笑:“我这,挺无理取闹的是吧?”

  “可……”单谷刚要说话,被身边白牧野面无表情的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嘴。

  随后,白牧野若无其事收回那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仔仔细细地认真擦起来。

  单谷满脸黑线地看着白牧野。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什么都没说,但大家在一起这么久,单谷自然能看出来这是让他闭嘴呢。

  他看着白牧野:为什么呀?

  白牧野撇撇嘴。

  刘志远摇摇头:“哪有什么无理取闹,是我不好。”

  “行了,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彩衣她也只不过是有所感触。毕竟这是真正的大赛,她还是希望你能出现在赛场,跟大家一起享受那种胜利之后的荣耀。而不是面对记者侃侃而谈说以后都不上场了。”白牧野说道。

  刘志远点点头:“我明白,不过我更适合给你们做好保姆的工作。”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刘志远笑着说:“而且我挺喜欢面对那些媒体的,只要你们一直赢下去,那么这份荣耀,就始终有我一份!”

  “可那不一样啊。”姬彩衣终于还是没忍住,有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她从小出生在大家族,对这些事情不是不能够理解。

  可她每次想到父亲整天忙一摊子事情,母亲比父亲更忙,整天她回到家见到的只是那些保姆佣人的场景,就有种非常难过的感觉。

  她不喜欢这样!

  她希望能够跟喜欢的人一起并肩战斗,无论是输是赢,她都无所谓。

  输了大家一起难过,一起流泪,然后总结失败经验,吸取教训从头来过!

  赢了大家一起欢呼,一起庆祝。然后提醒自己不要骄傲,再接再厉去攀登新高,去争取一个又一个的冠军奖杯……

  那种场景,想想都叫人激动叫人热血沸腾!

  为什么非要选择另一条路呢?

  她能理解刘志远的选择,但却没办法真正认同。

  就像白牧野说的那样,她的确是心生感触,像这种规模的大赛,获胜的时候,大家心中的那种激动和兴奋,是很难用言语表达的。

  而这种时候,最希望的,自然就是能够和喜欢的人站在一起。

  但那个时候,那个人,却站在采访区,正一脸从容、谈笑风生的面对着大量的镜头。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一幕。

  白牧野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对单谷和司音道:“走,咱仨出去溜达溜达。”

  单谷和司音点点头。

  白牧野又对刘志远和姬彩衣道:“给你们一个小时……够吗?”

  单谷:“太久了吧?老刘他行吗?”

  嘭!

  白牧野顺手给了他一下:“就你话多!”

  单谷揉着脑袋,咕哝道:“发型都叫你打乱了!”

  司音感同身受,随便弄乱别人发型的行为最恶劣!

  白牧野看了一眼她。

  司音嗖的一下蹿到单谷身后,一脸警惕地看着白牧野。

  姬彩衣不由噗嗤一笑,梨花带雨的。

  刘志远瞪了单谷一眼:“赶紧滚!”

  单谷:“……”

  出门之后,单谷还在那嘀咕:“白哥,有这个必要吗?他们又不是真的发生什么问题了……”

  司音对这些事情更是没什么感觉,虽然已经十六岁,但她还是跟个萌萝莉似的。

  从小被保护得太过了,以至于对这种事虽然也会有所察觉,但更多时候却是懵懵懂懂,满心茫然。

  “我也不是很懂感情这些事。”白牧野摇摇头,说道:“但我知道,他们之间肯定是存在一点分歧的,有些事情,没有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单谷挠挠头叹了口气:“感情的事情,真是复杂呀!我决定单身了!”

  司音看他一眼,在那小声嘀咕:“是找不到吧?”

  单谷看了一眼司音的头发。

  司音飞快跑掉,还冲单谷做了个鬼脸,六级小战士,你追不上我!

  略略略。

  单谷:……

  三个人顺着电梯下到一楼,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相互看了一眼。

  “小白哥,要不咱们去符篆用品商店逛逛?白岳这种大城,一定有更多符篆材料吧?”司音在一旁建议道。

  一双大眼睛亮亮的,看着白牧野。

  “是你自己想逛街吧?”单谷问道。

  司音白了他一眼:“你去还是不去?”

  “去,当然去啊!”单谷嘿嘿笑道:“我来叫车!”

  白牧野的那间套房里。

  姬彩衣和刘志远沉默着,坐在沙发上。

  良久,姬彩衣才轻声道:“你骗的了他们,骗不了我,你明明是有天赋的……”

  “我从很小那时候起,就知道我妈妈过得并不快乐。”刘志远像是答非所问,坐在那,轻声说道:“她和我爸爸虽然是相爱的。”

  “但是她不快乐,这些年来,虽然面对着我的时候,每次都是保持着母亲的慈祥和微笑,但在私下里,她经常偷偷的一个人哭。我以前看见过好多回。问她怎么了,她每次都会找各种理由来搪塞我……”

  “后来我渐渐长大,开始明白她不开心的原因,是我爸爸,被我外公家族的人瞧不起,觉得他配不上我妈。”

  刘志远露出苦涩的笑容:“我当时还天真的觉得,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就够了呀,何必要在意别人眼光?他们不喜欢,他们算老几?一开始,我妈妈从不反驳我这种观点,直到她发现咱们两个,似乎有那方面的苗头,于是,从那时候起,她开始希望我能够出人头地!”

  姬彩衣看着他:“成为一名强大的战士,难道就不算出人头地吗?”

  刘志远轻轻摇摇头:“我外公家里面,光是宗师级的灵战士,就有十几个,还有两个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但是那些人,都没有在关键位置上。也就是说,他们在我外公家族里面的地位,并不是最高的。就像你妈妈背后的宋家一样,战力最强的那个,肯定不是地位最高的那个。”

  “地位……真的那么重要?”姬彩衣有些失望的看着刘志远:“我明白你的心思,你说的这些,我也都懂。我不会像个无知的小女孩那样,说我不在乎这个,只要有感情就够了……我不会这样。但我想说的是,一个强大的灵战士,纵然不能身居高位,但却一定是受人尊重的!”

  她真诚的看着刘志远:“我们现在有小白,小白的真正实力你也清楚……在我看来没有哪个高级符篆师会是他的对手。”

  刘志远点点头。

  “所以他完全可以一路带着我们,打进飞仙联赛的决赛,甚至在以后,打进帝国联赛的决赛也不是梦!你是队伍中的队长,你在场上,和不在场上,那是两个概念,你明白吗?”

  刘志远再次点头:“我都明白,正因为这样,我才做出现在这个选择的。”

  “可以利用小白的实力,利用团队的成绩,增加你的个人影响力,是吗?”姬彩衣轻声道。

  刘志远沉默了片刻,点点头:“这是我的私心。”

  “不能改变,对吗?”姬彩衣看着他。

  “我答应过我的妈妈,我要走那条路。而且,我自己……也想走。”刘志远低声道:“我不希望我妈妈的事情,将来再次发生在我们身上。”

  姬彩衣笑了笑:“那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我妈妈是希望我将来能嫁给一个优秀的人,但她非常尊重我的意愿。有些事,你不知道……”

  姬彩衣犹豫一下,摇摇头:“算了,不说这个了……”

  “彩衣,如果我只走灵战士这条路,这种事情,将来一定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刘志远看着姬彩衣:“这点,我看得比你清楚!”

  “好吧,我劝不动你。”姬彩衣靠在沙发上,轻轻叹息了一声。

  刘志远站起身,坐到姬彩衣身旁,伸出一只手,轻轻搭在姬彩衣肩头,柔声说道:“彩衣,我是真心喜欢你,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的你还年轻的很,你不需要跟我一起来承受这些,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就够了,好吗?”

  姬彩衣轻轻把头靠在刘志远肩上,声音轻柔的道:“你应该明白小白未来的打算吧?”

  “我知道。”刘志远点点头。

  “他想带着我们去飞大。”姬彩衣说道:“你呢?你会选择去飞大吗?”

  刘志远犹豫一下,还是摇摇头:“不,我的目标从来都只有一个,就是第一学院。”

  姬彩衣:“所以……”

  刘志远:“所以,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姬彩衣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选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靠在刘志远肩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我累了,让我靠着你睡一会。”

  “好,睡到地老天荒都没问题。”

  白岳城最大的符篆用品商店。

  单谷走在前面,这看看那看看,模样跟个乡巴佬进城差不多。

  “哇,白哥白哥,你快看,金翅鹰的羽毛笔哦!”

  “哎呦我去……这里竟然还有宗师级野兽的皮,我靠,三亿五千万?这特么是用来做符纸的?宗师级……”

  单谷想说咱们不是干掉过吗?怎么这么值钱?

  不过在这里,还是止住了这种炫耀。

  “呃,这个……十个亿?确定不是多写了一个零?”单谷盯着一瓶子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血液,一脸震撼。

  白牧野有点无奈的看着单谷:“那些都是特别高级的符篆材料,差不多算顶级了,别那么大惊小怪,反正咱们也买不起……”

  单谷翻了个白眼,心说我们是真买不起,不过白哥你嘛……太谦虚了。

  司音则是安静的跟在白牧野身边,轻声问道:“小白哥,你不买点吗?”

  “嗯,我先看看。”白牧野点点头。

  一级主城的符篆用品商店的确让他大开眼界,很多过去根本买不到的材料,这里居然都有。

  普通的,属性的,稀有的……应有尽有。

  好的符篆材料价格都极为昂贵,可对一个真正的符篆师来说,他眼里从来都是只有需要和不需要,至于价钱?

  🤔

  那是什么?

  谁在乎呢。

  就像这里放着的镇店之宝之一——

  一块大宗师级的野兽皮,火属性的,可以承载大宗师甚至是神级符篆术!

  绝对的超级极品符篆材料!

  白牧野都看得非常眼热,但他连价格都没去打听。

  因为他暂时用不到这种东西。

  还有很多符纸,价格昂贵,因为它们可以承载宗师级的符篆术。

  但现在的小白,同样不需要这些材料。

  像他之前用的那些高级符纸,最多其实只能承载到高级符篆师的精神力。

  所以画出来的符篆,虽然号称是宗师级,可实际上,里面蕴藏的力量,只达到了高级水准。

  因为再高的话,符纸就无法承载了!

  哪怕在黑域中,也都是这样。

  真正宗师级材料,他那点黑域币根本不够干什么的。

  除了当时在巨人城试炼场,所有材料全都免费提供的情况下,白牧野才实打实的画出了一些真正的宗师级符篆。

  但使用起来,实用性也并不高。

  因为太消耗精神力了!

  现实中,想要制作宗师级符篆,得有材料才行。

  他现在身上的这些钱,倒是能买到一些宗师级符篆材料。

  不过太容易引起别人的关注了!

  之前在百花城的时候,那个流传出来的视频,就差点让很多人认为他是高级符篆师。

  好在那视频中除了朱达一句疑问,真正能体现出他实力的东西并不多。

  再说符篆这玩意也是可以买到的,比如这里就有卖。

  所以就算有人怀疑,但也没有实际证据。

  可如果他今天在这直接大肆购买宗师级和高级符篆材料……一旦被人留意到,以后传出去,一定会引来更多怀疑的目光。

  你都用不了,买它做什么?

  囤货吗?

  没见过这么干的。

  所以白牧野只是中规中矩的,选了一些最高只能承载高级符篆术的材料,不显山不露水一点都不张扬。

  关键是实用,初级下品符篆都照样打宗师呢,现在买这些材料,可是比当初那批好太多倍。

  就这,也直接花掉了几个亿。

  这种花钱方式,真的有点吓人。

  不过倒也没引起什么注意,但凡来这里消费的,大家都差不多。

  哪怕中级符篆师,也会尽量去买更好的符纸。

  毕竟越好的材料,越容易制出高品质的符篆。

  结完账出门的时候,正好跟一群人走了个面对面。

  白牧野带着单谷和司音稍微一侧身,打算给对方让条路出来。

  不料对方一个相貌挺英俊的少年,却忽然挡在白牧野面前,上下打量着他:“你就是那个一秒哥?”

  一秒哥?

  这都哪辈子的事儿了?

  现在都三秒了吧?

  单谷皱眉直接呛声:“你谁呀?”

  “呵呵,少年装老成,染着灰白发,你是话痨单谷吧?”这少年说着,又看向司音:“你就是那个胆小少女司音?不过你今天这场比赛,打的不错!”

  单谷看着这人:“你是我们粉丝?”

  “不不不,你误会了,只是提前研究一下我们下一场的对手罢了。”这少年说着,再次看向白牧野:“我看过你最近的一段视频,挺厉害的,老师都不是你对手,想来用的符篆……级别挺高的吧?花多少钱买的啊?”

  这少年说话夹枪带棒,明显带着讽刺的味道。

  买?

  白牧野却只是笑笑,看着对方道:“借过,我要出去。”

  跟这种自以为是想当然的家伙,没什么可说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赛场直接干翻他。

  你认为我用的符篆是买的成品,那就当成是买的成品好了。

  这样最好,省却我许多麻烦!

  不过,一个符篆师,买符篆来用……不但花费倍增,而且还很掉价。

  关键是,未必适用。

  就像这里另一件镇店之宝——一张宗师级的万剑符!

  号称万剑,实际上肯定是没有那么多的,最多也就能幻化出百八十把剑,但这已经很了不得了。

  想象一下,这张符篆被激活之后,天空中一片剑雨,疯狂的往下刺。

  这种宗师级的符篆术攻击,有多少人能挡得住?

  可惜激活这样的符篆,所需要的精神力相当可怕。

  像白牧野现在展现出的四十多点精神力,估计连激活都做不到。

  一张攻击型的宗师级符篆,想要激活它,至少需要五十点以上的精神力才行。

  不过激活高级符篆,所需的精神力就没那么可怕了,十几点精神力足够激活一次。

  问题是激活之后还要御符……越是等级高的符篆,驾驭起来对精神力消耗就越大。

  就像那张宗师级万剑符,一个一百多点精神力的人一旦选择激活它,怕是两秒钟就会被彻底抽干精神力!

  那种符篆,就算是真正的宗师级符篆师,也都不会轻易使用。

  所以说初级符篆师和中级符篆师,不是不能越级使用高级符篆,关键是代价有点大。

  哪怕可以给自己补充精神力,但绝大多数人,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轻易选择这么做。

  真正聪明的符篆师,基本都会根据场合来选择不同的符篆。

  总体来说,都喜欢用消耗最少的符篆,换取最大的战果。

  单谷冷冷看着对方,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架势。

  原来是下一场的对手,老刘还没介绍完的那支队伍的人。

  还真是冤家路窄,倒算不上有多巧。

  这里是白岳城最大的符篆用品商店,对方队伍中,有一个精神力一百三十七的中级符篆师,趁着比赛间歇来逛逛,也实属正常。

  估计对方的符篆师,应该就是这个有点小帅,但比白哥差远了的家伙吧?

  他肯定是嫉妒白哥的盛世美颜!

  辣鸡一个!

  白哥真正解开封印,分分钟吓死你!

  就算不解开,你这种在白哥面前也完全不是对手。

  “看我们不爽,有本事赛场上见,好狗不挡道,让开!”单谷冷冷的呵斥道。

  “你……”那英俊少年眉头竖起,却被他身旁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拉开。

  这人笑着道:“他说得对,有本事,赛场上见。”

  说着,给白牧野等人让开一条路。

  白牧野冲这人微微点点头,然后直接出门。

  等到他们出去,那英俊少年才冷笑道:“什么玩意儿?课堂上打老师,仗着有几个钱,买一堆成品高级符篆装逼,擦……两天之后,我就让他现原形!”

  身材高大的人却搂着他肩膀笑着道:“走,咱们也买几张高级成品符篆,以备不时之需。”

  英俊少年“……”

  回到酒店。

  白牧野打开门,却看见姬彩衣靠着刘志远的肩头睡的正香。

  听见开门声,睁开眼看了一眼,脸色微微有些羞红。

  单谷大大咧咧的咋呼道:“你们什么都没干?”

  姬彩衣恶狠狠瞪了单谷一眼。

  司音在一旁小声嘀咕:“这是小白哥的房间吧?”

  姬彩衣瞬间炸了,将一身刺客技能发挥到极致,冲过来拼命揉了揉司音脑袋。

  “司小音,你不是一直都迷迷糊糊的?这会儿怎么突然又懂了?”

  司音好容易挣脱姬彩衣的魔爪,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一脸委屈:“我说错什么了吗?”

  刘志远倒是一脸大方,笑着道:“你们回来了?咱们继续吧!”

  单谷一屁股坐在单人沙发上,往后一靠,说道:“我们刚刚遇见下场比赛的对手了,擦,对方那个符篆师挺嚣张的呢!”

  “哦?你们遇到了?这么巧?”刘志远有些意外,不过随后便道:“你们是去符篆用品商店了吧?”

  白牧野点点头:“嗯,不少有符篆师的参赛队伍,也都过去了。”

  “嗯,在那遇到的话,倒也不算奇怪。我正想跟你们说,对方那个中级符篆师,非常擅长辅助系符篆术,尤其是御符手段,堪称精通。”

  “有白哥厉害吗?”单谷问道。

  “你们看看视频就知道了。”刘志远说着,直接打开一段视频。

  视频中,对方符篆师同时操控五六张符,分别拍向身边不同的人,符篆的飞行路线,包括控制的精准程度,都相当出色。

  而这个符篆师,果然就是刚刚在符篆用品商店找茬那个英俊少年。

  资料上显示,他今年十九岁,高三。

  “擦,比我们大,还在那装嫩!”单谷嘲讽了一句。

  他们这支团队来自名为远山的三级小城。

  “之前我记得和你们说过,根据能查到的公开资料,飞仙的高中生当中,精神力超过一百的有三十七个。当然,我相信具体的数字肯定比这多。不过这个叫贺天宇的人,能成为表面上的三十七人之一,足以证明他的优秀。”

  刘志远看着白牧野道:“所以这场比赛,如果你继续以四十九点精神力面对他们,恐怕不太好打,除非你上来就控。”

  “那就直接控嘛,暴露了又能怎么样?之前视频也不是没有,白哥的牛逼之处就在于他们明明知道白哥擅长的是什么,但却躲不开哈哈哈哈。”单谷说得一脸兴奋。

  不过笑着笑着发现大家都没笑,于是笑容渐渐消失,有点尴尬地道:“队长大人,您接着说。”

  “另外,他们那个精神力两百六十二的八级灵战士,是一个强大的盾战。”

  “剩下那两个七级的人,全都是弓箭手!”

  “对方远程打击的能力相当强大,尤其是在大峡谷这种容易设伏的地形,他们的威力会被放大!”

  说到这,刘志远看了单谷一眼:“这不是擂台,对方分散着躲起来,你怎么上来就控?”

  单谷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那不你说的上来就控么……”

  老刘没理他,接着分析。

  “远山的这支高三队伍,也是本次咱们分赛区的夺冠大热门之一。所以,别看他们来自一座三级小城,但实力却一点不容小觑。”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他们每个人的特长以及我们应该使用什么阵型和方式……”

  姬彩衣沉默的坐在那,静静的看着表情认真的刘志远。

  认真起来的男人最帅!

  所以哪怕她内心深处依然不太认同刘志远的选择,但在这一刻,也只能表示尊重和支持。

  就像昨天晚上,她跟妈妈聊起这件事的时候。

  宋星雨说过的那番话:“成年人的世界,不确定因素非常多。想要和一个人在一起,尤其是我们这种家庭的孩子,以后需要面对的问题可能会有更多。如果你自己不能成熟起来,主动去克服这些困难,那么……这注定会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初恋。”

  所以她今天在看到刘志远面对镜头时,像个成熟的政客一样侃侃而谈,情绪瞬间有些崩溃。

  因为这和她心中想的努力方向并不一样!

  但冷静下来之后,她心里也明白刘志远之所以这么选择,也正是因为想和她在一起。

  再看看一脸认真在那分析的刘志远,姬彩衣忽然觉得,像现在这样发展下去,说不定……也会挺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