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笔 > 青金石 > 第八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第八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自从见到爷爷和父亲,我的日子便过得天天乐不可支。因着爷爷说我是将门虎女,不可太过柔弱,便时时带着我出门学骑马,学射箭,学兵法。

  我知道这是老人家疼爱孙女儿的方式,把自己最擅长的本领教给自己最喜欢的人。

  在现代我最喜欢打三国的网络游戏,正好与爷爷教我的兵法触类旁通,学起来便得心应手,进步神速。哄得一生戎马倥偬的铁打军人,一看见自己的小孙女便笑得绕指柔。

  日子过得飞快,初雪落下了。

  今晚特意跑来这里,是为了来这个萧府最高点的画亭里,看成为萧家小姐人生中的第一场初雪。

  我呆呆地看着空中漫舞的雪花,感慨万千,当萧家小姐已经足足一百天了。感觉自己快要成为真正的萧家小姐了,反而对自己以前当男人的感觉,忘的差不多了。

  摇摇头,狠狠地鄙视着自己,我已经习惯了娇小玲珑的女孩子身体,习惯前呼后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方式,习惯长辈宠溺全家呵护的日子,真心觉得,这种人生,还挺不错的。

  俯瞰着雪花飞扬里的亭台楼阁,好一座气势恢宏的神仙洞府啊!眺望着被落雪勾勒出柔美线条的远山,树丛,欣赏着承接飞雪柔缓气息的花花草草,再喝一杯烫得温温的杏花酒,感觉真的太过美好。

  若在现代,是绝对没有机会欣赏到这么纯天然的美丽雪景和拥有这么纯享受的美好心情了,就这些,就当得浮一大白!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啊!

  我的酒量不错,居然把一瓮的杏花酒都喝光了,只觉得有点微微的头晕而已,这种酒好喝还不醉人,我心满意足地咂咂嘴,悠悠地轻喊:“再来一瓶!莫离,来续杯啦~~”

  莫离与莫忘听话地呆在下一层亭台里,她们也已经习惯了我最喜欢的自由自在,自斟自饮。

  一罐乳白色的圆肚子小酒瓶,应声出现在我眼前,我一把接过,先抿一口:“好评啊莫离,这速度,赞喔!”

  酒瓶小巧可爱,刚好可以让我一手握住,瓶身浑圆,细腻丝滑,握在手心里有温暖的感觉,我满意地再赞一次:“好莫离,哪儿找来的这酒瓶,值得表扬!我决定了,以后我就都用这个酒瓶喝酒啦!”

  莫离难得的不出声劝说我,小姐不能喝酒的啊,等等等,云云云。我好奇地转眸一看,身后站着的人俊挺而修长,一身月白色的长衫在雪色下,飘然若仙。这不是莫离,难怪不啰嗦。

  “是你啊,月白长衫,”我晃悠着手里的酒壶,递给他:“你也来看雪?难得雅兴一致哦,我该尽地主之谊,来一口?”

  他走近一步,接过我手里的酒壶,仰头喝了一口。

  明媚的雪色如水潋滟,眼前的他目若朗星,颊胜娇花,浑身上下萦绕着诱惑人心的雄性的美丽。看着比第一次见到的他有点不同,但又说不上来,我无意识地伸出手,在他脸颊上摸了一把,笑嘻嘻地呢喃:“肌肤胜雪,美人如玉啊!”

  他一愣,如月的皎洁脸庞晕染出一抹红晕,静静地看着我,一动不动。

  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调戏了人家,我随意地把酒壶从他手里扯回来,仰头一口,摇头晃脑:“好酒!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月白长衫的声音清冷却动听,正确地背诵出下两句诗来。

  我挑起一边眉毛,诧异极了,冷艳出尘的他,居然也知道这种尘土气息满满的诗?!那就再来一句:“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听到他立即行云流水的吟出下一句,我大喜,知己啊!

  当我冲口而出:“酒逢知己千杯少!”

  他居然异口同声地念:“人生难得一知己。”

  我们同时开口同时闭口,同时转头看向对方,一时大眼瞪小眼。

  “哈哈哈!”下一秒,我快乐地拍着膝盖大笑,把酒壶递给他。他接过,仰头一口,再递给我,定定地看着我喝酒的模样,声音清浅里有浓郁的暧昧不明:“山有木兮木有枝。”

  “在下敬服,你这什么西啊知啊的诗厉害,小生不知啊!”眼前的一切开始泛着粼粼波纹,我知道这是要醉过去了,“莫离,莫离,我要睡觉了,带我回去……”

  莫离应该扶住我了,在她的怀抱里,头好晕,眼睛睁不开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潮沸腾诗兴大发,由衷感谢小学语文老师啊!他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来也会吟,真是太他姑奶奶的精辟啊!现在我便是出口成章啊:

  “青梅煮酒,论英雄……”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七王爷僵硬的看着靠着自己肩膀,嘴里不停地胡言乱语的小女孩儿,凉薄的眼神里出现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火焰般的热烈。

  雪色柔润的光芒里,她不施粉黛的小脸稚气未脱,醉酒后更显得唇红齿白,精致美好。她是如此的特殊,特殊得令自己见过第一眼便无法离开。人生没得选择,自己一出生便必须接受暗无天日荆棘遍地,每活一天都需以命相博。如今有了她,来这世间所受的一切苦难便都是值得。

  看着娇嫩的她沉沉醉去,他轻缓地拥她入怀,小心翼翼一如得到了最易碎的绝世瑰宝:“山有木兮木有枝,你不知道我便告诉你,下一句是,心悦君兮君不知。”

  一大清早的,又被莫离给推醒,我顶着一肚子的起床气,迈出睡房在茶厅里看到爷爷慈祥的笑脸,便统统消失不见了:“爷爷,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今天要带萱儿去骑马吗?”

  爷爷呵呵地笑着,爱昵地揉揉我的额头:“不,今天不骑马。萱儿回答爷爷,你,准备好嫁人了吗?”

  “什么?!”我顿时陷入凌乱中,开什么玩笑,嫁人这种事情与我风马牛不相及,完全不在我的考虑之中:“什么意思啊,爷爷?”

  “你是我最喜欢的孩子,爷爷绝对不会委屈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爷爷问的认真严肃:

  “萱儿,想不想当王妃?”

  “爷爷,萱儿只想嫁给喜欢的人,”我把眼一闭,就当我现在是爷爷的乖孙女好了,那就说出女孩子自己的想法吧,“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123d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