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吃掉无双 要了虞姬 三圣共签封神榜_封神猎艳记
123读笔 > 封神猎艳记 > 【025】 吃掉无双 要了虞姬 三圣共签封神榜
字体:      护眼 关灯

【025】 吃掉无双 要了虞姬 三圣共签封神榜

  “父皇,呜----”

  “莹儿,真的是你吗?!”

  杨莹一眼认出杨雄,当即泣不成声哭倒在杨雄怀中,纳兰威德更是双目赤红,老泪纵横,单膝跪倒向杨雄。

  萧遥给火灵圣母使了个眼色,让她看好杨莹,自己则是左拥右抱着月无双和虞姬去了后殿。

  “大祖----”月无双和虞姬见到萧遥把自己一下推到在大龙床上,玉颊上顿时一片羞红,心中顿时羞得说不出话来。

  “害羞什么,让萧遥哥哥来领疼爱你们。”萧遥说着快脱去自己的衣服,向月无双和虞姬二女扑身压上。

  “逍遥哥哥,您先来疼爱无双妹子,虞姬还有些私事要处理一下,待会再回来。”虞姬向萧遥送上自己热情的香吻,对萧遥娇滴滴的媚声说道。说完,虞姬化作一道香风,飞快退出了殿外。

  “大祖大人,您怎么这样羞人家呀。”月无双见到虞姬离去,心下顿时放开了不少,粉脸红扑扑的,美目含羞带怯的向萧遥娇声羞道。

  “双儿,不要叫哥哥大祖大人,我听着心里别扭的慌。双儿,来,叫萧遥哥哥来。”萧遥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月无双软滑粉嫩的可爱小下巴,星目中一片柔情的凝视着月无双,柔声说道。

  “逍遥哥哥。”月无双闻言,脸更红了,好半天才小小的叫出一声羞答答的“逍遥哥哥”,萧遥听了顿时心花怒放,张开可恶的大嘴巴,一口轻轻咬住月无双的红润可爱小粉嘴。

  萧遥心中虽然知道月无双口中的“逍遥哥哥”非彼“萧遥哥哥”,心中听着依然高兴异常,毕竟萧遥心中的那个“秘密”是注定无法和别人分享的,只能深深的埋藏在心间,烂到肚子里。

  萧遥轻轻在月无双的红润粉嫩小嘴吻着,吸着,吮着,舔舐着,就好似月无双的红润小嘴是天下间最美味的佳肴一般,让萧遥百尝不厌,吃了还想吃。月无双那里经过如此阵仗,顿时被萧遥亲吻、**、舔舐得头晕目眩、脑中一片空白。

  月无双只觉自己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脸上越来越热,甚者月无双都感受到自己粉脸上温度有些热得烫人。月无双的心脏就那么“扑通”“扑通”欢快的加跳动着,差点从月无双的喉咙口跳动出来。

  忽然,一只温润润、湿漉漉的大舌头温柔的撬开月无双两排无力闭合整齐的可爱小贝齿,钻入月无双的温润小口之中,开始四处巡游搅动起来。

  月无双被萧遥那条可恶的大舌头搅动得小口麻,美舌酸,可爱小红鲤不由自主的随着萧遥大舌头的动作跟着它搅动纠缠在一起。月无双只觉自己的呼吸都快停顿了,脑中在极度晕眩过后开始慢慢清醒过来,心中除了娇羞还是娇羞,月无双已经有些羞不可耐,娇羞欲死。

  “咕噜----”

  月无双忽然听到萧遥喉咙口响起一声吞咽自己口水的声音,月无双被惊讶得瞬间睁开美目去看萧遥,月无双一睁开双眼,就看到萧遥那双明亮深邃略带坏坏笑意的眼神。一时间,月无双竟然看痴了,就那么呆呆的和萧遥对视起来。

  月无双这一个动作,着实吓了萧遥一跳。萧遥无奈之下,只得施展出自己的魅力勾魂电眼和月无双对视起来,萧遥的眼神越来越热,直到灼热的烫进月无双心中,月无双才突然羞呼一声“啊----”,连忙紧紧闭上美目,不敢再看萧遥那双灼热宛如会吃人的眼神。

  这时,萧遥心中也重重的松了口气,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萧遥转温柔为霸道,热烈的向月无双索取香吻和仙酿汁液。在萧遥的不懈努力之下,月无双渐渐掌握住拍拖的技巧,一双灵蛇玉臂轻轻勾住萧遥粗壮的脖颈,和萧遥**的热吻成一团儿。

  月无双把自己的可爱温软湿热的小红鲤轻轻的送入萧遥的大嘴巴中,又把萧遥的可恶大舌头吸入自己的樱桃小口,开始互相**起对方的舌头,在对方口中大力搅动起来。一口一口仙酿汁液又萧遥和月无双两人口舌搅动压榨而出,然后两人均匀分半,吞入各自的肚子里。

  萧遥不再满足口舌之欲,开始转移阵地,向月无双的下巴、粉颊、琼鼻、美目、长长的眼睫毛、白美的额头、玉耳上轻轻亲吻舔舐而去。萧遥两手也轻柔的宛如两条炙热的游龙攀模向月无双傲人宛如大馒头的酥胸之上,轻摸慢揉重搓快按起来。

  萧遥两手的催情爱抚手法,几个呼吸之间便轻易的挑起月无双的**,月无双粉颊一片绯红,美目中秋水汪汪,春情萌,春意荡漾。月无双胸前的两只大白兔也逐渐坚挺起来,宛如高高鼓起颤巍巍的两座大山,萧遥需要攀山越岭一番才能见到自己渴望已久的平原森林。

  “嗯----”当萧遥张口含住月无双的粉嫩耳垂的时候,月无双喉咙口宛如积攒一团狂烈的热火和一股巨大**力量,再也忍不住的宣泄出来,出一声**的轻吟,一声**出口的月无双,一张吹弹可破的桃花小脸都快红得滴出血来,宛如盛开的鲜艳红玫瑰待人欣赏,又若熟透了的水蜜桃等人采摘。

  萧遥耳中听闻月无双出那一声勾人的**,心中猛颤一下,呼吸顿时急促起来,萧遥鼻息口中呼出的热气,吹打在月无双的粉颈上,就宛如一阵阵凶猛的烈火热流不断扑袭向月无双孤独寂寞的芳心,融化掉月无双心中那无尽的冰冷,带来令月无双感到心安放松为之沉迷的温暖。

  这种温暖也叫做男人独有的安全感!

  等月无双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身上遮羞的衣服已经消失不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抛落在床角下的兽皮毛毯上。

  “嗯----”月无双忽然感受到萧遥张口含住自己玉峰上的那点乳红,心都跟着快要跳出喉咙口了,**的呻吟不由自主张口出,娇躯被刺激得禁不住一阵轻颤不已!

  萧遥是个非常温柔非常懂得如何去爱女人的男人,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萧遥都是个非常容易满足又非常会珍惜自己所有的男人!如果自己不是“纣王”的话,萧遥情愿带着自己几个红粉佳人去十万大山隐居避世,过上只羡鸳鸯不羡仙快乐美好生活!

  可是萧遥他是“纣王”!天下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他只能迎难而上,勇往直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萧遥他没有回头路可走,他不能回头,他一回头就是万丈悬崖,将被摔得粉身碎骨、四分五裂。

  月无双的玉峰非常娇软,被棉花糖还要酥软香甜一万倍,萧遥忽然间有点害怕,患得患失起来,以后自己要是再吃不到这样的极品玉峰该怎么办啊?!

  萧遥口舌吃够了月无双的玉峰乳酿,心中变得更加不满足现状更加贪婪,萧遥他一路顺着月无双的小腹向下吻去,向下再向下,直到吻入那一片片毛茸茸、温润润的桃园仙地。

  “啊----”一声宛如杜鹃泣血,青鸾悲鸣的痛吟由月无双口中出,只见月无双小脸惨白,黛眉紧蹙,绝美的小脸都快皱成一块麻花团来了。

  萧遥见状,心中怜香惜玉之心顿时大起,萧遥轻轻的吻去月无双吹弹可破粉脸上的珍贵处子之泪,一滴不剩的把它们给舔舐、**干净,然后吞入腹中。

  “逍遥哥哥,双儿不像刚才那么痛了!您可以轻轻的动一下啦。”月无双感受到萧遥的细心和温柔,心中顿时一片感动,月无双美目中热泪止不住的滚涌而出,那是喜悦的泪水,月无双娇靥绯红,媚眼如丝,情意绵绵,脉脉含情的凝视着萧遥,羞声轻道。

  萧遥闻言,心中一荡,再也强压不住自己心底狂烈燃烧的欲火开始在月无双娇软温润的玉体轻轻**起来,由轻变重,从慢加快。

  苦尽甘来的萧遥和月无双二人尽情的缠绵着,翻云覆雨,颠鸾倒凤,喘息和呻吟声响成一片,强烈的春意弥漫整个后殿。

  梅开二度,春风又渡玉门关的月无双在出最后一声高亢的呻吟,满脸挂着动人的潮红,嘴角浮现出一丝甜蜜满足的微笑,终于沉沉的睡去。

  “萧遥哥哥,虞姬也要!”虞姬面泛桃红,美目中春雾朦朦,几乎是软着两腿来到萧遥窗前,喘着娇气,媚声说道。

  萧遥闻声,轻轻擦去额头上的热汗,向春情萌动的虞姬微微一笑,伸出右手向虞姬表示欢迎。

  虞姬见状,娇羞的伸出自己的左手,慢慢坐上萧遥的**身体上。

  虞姬和月无双不同,如果说月无双是纯情的小百合,虞姬就是热情如火的红玫瑰。

  虞姬非常体贴萧遥的“辛苦劳作”,把萧遥轻轻的推到在大龙床之上,虞姬用她那一条可爱小红鲤不住为萧遥清洗身上的污秽和热汗。

  虞姬几乎把萧遥身上每一寸地方都给舔舐、**干净,萧遥通体一片赤红,就像是一头情的红牛一般。萧遥突然翻过身子,把虞姬给压在身下。

  萧遥霸道的撬开虞姬洁白整齐的两排小贝齿,蛮横狂热的把虞姬的可爱小红鲤给**在自己大嘴巴中,用心去挑逗,逗弄,舔舐,**虞姬的可爱的小红鲤,把自己的爱自己想说的话都爱到虞姬的心间儿说到虞姬的心眼儿里去。

  “嗯----”感到萧遥浓浓爱意的虞姬,口中出一声声**的娇哼,热情的回应着萧遥的霸道索取。虞姬她是个大胆火辣的女子,她热情如火,她把自己的爱全部奉献给萧遥,她热烈的回应着萧遥的一切需求,她口中出一声声勾魂荡魄的呻吟娇呼。

  虞姬她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娇美的玉音来回应着萧遥的需求,满足萧遥从心理到生理的一切需求。

  萧遥几乎是刚刚一触碰虞姬的雪峰乳峰,虞姬便忍不住高声娇呼,妩媚呻吟。虞姬的洁白如羊脂玉般的完美**宛如一条美女蛇剧烈在萧遥的身下扭动起来,用她那娇软如绸缎光滑的冰肌雪肤来给萧遥的强健结实充满爆力的身体做全方面的按摩,让萧遥长久紧绷着的身体一寸一寸的慢慢放松下来。

  萧遥爱极了这个善解人意、温柔体贴懂得疼人的可爱人儿,所以萧遥只能以自己最大的爱来回报这个无私奉献的美女舌。

  萧遥温柔有力的进入到虞姬体内,坚强的虞姬并没出一声处子哀鸣,只是贝齿紧咬下唇,把她那粉嫩的红唇都给咬破了,血流了出来,和虞姬无声流出的处子泪被萧遥细心的亲吻干净、**到口中,最后再一口吞入腹中。

  虞姬她哭了,她哭得很厉害,她宛如一个小孩子般埋在萧遥胸膛里伤心的大哭,虞姬已经不知道多久,自己又感觉到那种被人真心关心、疼爱的感觉。

  萧遥看着身下外强内弱的娇美人,心中怜心大起,萧遥他动得很轻很温柔,尽自己一切最大的温柔和爱来融化掉虞姬心中的那块坚冰,在她孤寂、落寞的芳心留下自己一抹重重的身影烙印。

  “萧遥哥哥,您不用强行忍耐,压抑自己,虞姬已经不痛了。”虞姬心中坚固的冰层已经开始融化破碎,虞姬宛如少女般娇羞,又有着成熟女人的万种风情,虞姬虽是新瓜初破,但她极懂的把握男人的心思,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去讨得萧遥的欢心。虞姬美目中含羞带怯,又点燃着一团强烈的**火花,和萧遥四目相对,心心相印。

  遥双眼红,喘着粗气,满脸赤红,低吼一声,在虞姬较弱的玉体狂猛得的动作起来,萧遥宛如一头情的强壮公牛在虞姬玉体上辛勤的劳作耕耘着。

  萧遥辛苦的劳作终于换来了虞姬热情的回报,虞姬朱唇启,皓齿开,歌唱出一巫山**,独步天下的咏春之曲,此去只应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

  颠鸾倒凤、**缠绵的萧遥、虞姬二人在梅开四度后,两人手联手,心连心,在行完七十二大周天帝王长生阴阳双修术过后,两人紧紧相拥,昏昏睡去。

  三年以后,萧遥带着杨莹、火灵圣母、月无双、虞姬四女,蚩尤、白芍、蛤蟆众妖魔战将,张桂芳、黄飞虎、姜文焕、李靖、风林、巴辛、扈克东、杨雄、纳兰威德诸将四十万东夷战士凯旋而归。

  三年间,萧遥分田地,打诸侯,彻底废除奴隶制度,苦心经营东夷三年,终于把东夷变得富庶起来,萧遥“太子东天王”雄震整个东鲁!萧遥以雷厉风行手段行仁政之事!杀人无数,无数小诸侯藩王被萧遥诛灭了满门。整个东鲁再无人知东伯侯姜恒楚之名,只知“大商太子东天王”之恩!

  姜恒楚自从见识了萧遥的狠辣冷血手段过后,彻底对萧遥死心塌地的忠诚起来。现在就算有人再鼓吹姜恒楚反商,他绝对会第一个把那个人给杀了。因为,和萧遥做对的下场实在太可怕太恐怖啦!

  三年不见,帝乙又苍老了不少。帝乙远远见到萧遥变得更加成熟起来,身上的王者之气也更加强烈自然起来,不怒自威,举手投足之间莫不散出一股善于号使令的强烈逼人上位者气息。

  “我儿子辛,你终于回来啦。”

  “父皇,您老又苍老了许多。”

  帝乙伸手一把紧紧扶住下跪的萧遥,父子两人,四目相对,瞬间湿润起来。两人对视良久,最后齐齐仰天狂笑。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子天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大商诸文臣武将在相商容闻太师带领下和萧遥带来的四十万狂魔战士齐声跪拜帝乙和萧遥父子二人,喊声震天,气势如虹,直冲云霄。

  “玉淸老爷子,太上老爷子和上清老爷子已经在太清宫中等候您老多时了。”看门童子见到通天教主脚踏金龟而来,连忙满面恭敬的向通天教主跪拜叩头道。

  天教主飘下金龟,伸手从怀中摸出一颗珠子丢给那看门童子,径自走入太清宫内。

  “三师弟,你可终于来啦。”元始天尊见到通天教主昂阔步走进太清宫,立马满脸堆花,面带虚伪微笑,向通天教主亲热的迎了上去。

  天教主见状,冷哼一声,直接避开亲热上来的虚伪元始天尊,向太上老君走去,端起桌子上太上老君刚泡好的香茶仰一口饮尽,面泛热红的向太上老君没好气的出声问道:“大师兄,你有什么重要事情,非得把我从大老远的碧游宫给招来。”

  “原因无它,我们三师兄弟共签封神榜天时到了。”老子见状,也不在意通天教主的蛮横鲁直,微微一笑,淡声说道。

  “大师兄,这么快就到了天时。”通天教主闻言,眉头紧皱,满脸忧愁的叹声说道。

  “三师弟,成汤六百年气数已尽,该是兴周伐商。杀劫大起,封神之战开启的时候了。”元始天尊在一旁接声附和解释道。

  天教主闻言怒瞪元始天尊一眼,冷哼一声,接着向太上老君直冲冲的叫道:“大师兄,你快点请出鸿钧师祖赐下的封神榜,三师弟我把截教渡劫神额签上后,还有要事去办?”

  上老君闻言微微点了一下头,口吟一声道诀,神色恭敬,双手请出鸿钧道人昔年赐下的封神榜,接着通天教主“唰唰”几笔签上榜单,转身大步潇洒而去。

  请知悉本网:https://www.123dubi.com。123读笔手机版:https://m.123dubi.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